您的位置:  传奇霸业神器怎么玩 > 讀書 > 好書推薦 > 未分類和大眾喜愛的50本書 > 正文

传奇霸业交易平台5173:這么遠那么近

传奇霸业神器怎么玩 www.eghgs.icu 作者(編者):這么遠

出版單位:北京聯合出版公司

出版時間:2018-06

定價:0.0

ISBN:978-7-5502-9161-4

作者(編者)簡介:更多

關閉

分享到:
內容簡介:


雨夜出租車

01 By 午歌
多年之后,我還能清晰的記起,我做出租車司機時,在那個暴雨夜的發生的故事。

那時候我已大學畢業,由于和大學讀書時的女朋友剛剛分手,心情很低落,加上工作也確實不好找,索性我就每天賴在家里啃老。我的小舅經營著一家出租車公司,他看我整天吊兒郎當的樣子,就說服我去考了駕照,然后我就到他的公司報道上班了。

當然我只上夜班,這樣我整個白天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賴在家里的床上呼呼大睡,不必看父母或親戚的臉色行事。到了晚上,又可以開著車四處兜風,聽著電臺里的音樂,還能不時接到一兩個活兒,賺點小錢花花——沒有比開晚班出租車更能讓一個剛失戀,又很頹廢的大學畢業生更快樂的事了。

那年7月,有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,把北京燥熱不堪的夏日,澆了個措手不及。在路上行車時,雨刮器調到最大,都看不清眼前的路面,我索性把車開到機場高架下面,熄滅馬達,打開車窗。雨水從高架橋面兩邊沖下來,“嘩嘩嘩”的聲音——好像我鉆進了水簾洞的一般。地下一會兒便積起一層雨水,雨點砸在水面上,頓時激起一層水泡,水泡打著旋旋轉起來,夜燈反射在水泡上面,色彩斑斕的樣子,真是美極了。

過了一會兒,母親打來電話叮囑我說:“這么大的雨,不行就回家吧!在外面開車太危險了!”
我回答說:“不要緊,上班要有上班的樣子!”

說完我果斷掛了電話。天氣漸漸涼爽下來,大雨還是一點不見收斂的樣子。我放平了座椅靠背,在電臺悠揚的音樂聲里,緩緩的點上一支煙,睡意悄悄的爬上來,迷蒙中我竟進入了夢鄉。

大約十二點鐘,我被轟隆隆的雷聲驚醒。我睜開眼瞼,恍然間發現有個拎著皮包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。

“小師傅,你好!”那男人西裝革履,笑起來彬彬有禮的樣子,一下就打斷了我關于他是個壞人的各種想象。
“哦,你好!”
“我正猶豫著要不要叫醒您呢,結果一道閃電劃過,您就醒了!”
“您要打車嗎?”
“是???!走嗎?”
“走!有錢為嘛不掙呢?”我懶洋洋的深深胳膊,搖起座位,關上車窗,打開空調。男人跳上了車,系好了安全帶,對著遮光板上的鏡子,整了整衣領和領帶,清清嗓子說:“去后海的涅槃酒吧!”

我一腳油門,車子沖了起來,穿出水簾洞,直奔大雨的夜色中。

“晚上下的飛機,打不到車子,很多旅客滯留在機場了,我撐著傘走出一公里,想碰碰運氣,結果幸運的就遇到了你!”領帶男說到。
“我,我,我是想休息一會兒,晚上接的客人太多了……”
“嗯,我也是怕打擾你休息呢,就在我猶豫是叫醒你,還是繼續沿著高架走下去時候,一道閃電劃出,你竟自己醒了過來,我真是個幸運的人!”男人說著,又送上了真誠的微笑。

這么晚了,不去酒店,直接去酒吧玩,這位先生真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,我暗自揣度。
“您到酒吧是去見朋友吧?”我裝作漫不經心的問到。
“是??!是很重要的朋友呢!”領帶男點點頭說。
“好,那我盡量開快一點,別耽誤您的事情?!?br/>“其實也不是很著急,我們定好兩點鐘見面的,你可以慢慢開啦!”

真是個奇怪的人——現在開過去,一點鐘之前肯定可以趕到。干嘛還要冒著大雨,從機場跑出來自己找出租車呢?

“小師傅,你知道哪里可以買鮮花嗎?”領帶男忽然問到。
“鮮花?這個時候?”我吃驚的說。
“嗯,是啊,我看時間還早,你知道哪里有午夜還營業的花店嗎?”領帶男繼續說道。
“這個時間,也只有醫院旁邊的花店才會營業吧?”我附和了一句,在十字路口調轉了車頭,向附近一家醫院駛去。

“您要買什么?”花店的店員顯然對我們的到來感到十分驚詫。
“嗯,您好,郁金香有嗎?”領帶男很有禮貌的問到。
“有的!”店員拉開保鮮柜,拿出一大束黃色的郁金香。

領帶走上前去,挑出肥嫩嬌艷的幾支,讓店員用牛皮紙打包好,轉而又問到:
“還有沒有其他的顏色了?”
“沒有啦!要不你選幾只玫瑰?”
“我只想買郁金香?!?br/>“那真沒有了?!?br/>店員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找零遞到他的手里。

“那么,我們再去一家好不好?等待計時的費用,都結算給我好啦?”
上車后,領帶男用試探著向我問到。
“好,沒問題!”
事情到了這個份上,我已經被強烈的好奇心牽引,忍不住要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?

于是我繼續開足馬力,車子在雨夜的黑暗中飛馳。我載著領帶男向前開了一段,看到一家很大的花店,伙計正準備鎖門打烊。
領帶男跳下車,穿過雨簾,跑過去跟伙計說了幾句,那伙計緩緩的打開了店門,我停好了車子,也隨他們一起走進店里。

“都在這里了!”花店伙計捧兩大束郁金香。
“哈哈!太好了,我選幾只紅色的?!繃齏械牧成匣凰亢⒆影愕奶煺嫻奈⑿?。

重新跳上車,兩大束郁金香被領帶男捧在了懷里,他深深的嗅上了一口,好像要把這花香全部吸進肚里似的。
“那么接下來要去哪里?”
“好啦,禮物已經買好啦!”領帶男的臉上掛著滿意的笑容說到:“去涅槃酒吧,現在這個時間剛剛好!”

我重新發動了車子,實在難以抑制心中的好奇心,禁不住向領帶男問道:“您是去見女朋友吧?”

02 by吳松張

領帶男并沒有立刻回答我的問題,而從口袋里掏出香煙盒,問我車里能不能抽煙?
我本想說,車里不能抽煙的,但想想還是算了,相較于聽他的故事,讓他抽根煙真算不了什么。

雨漸漸停下來,雨后的北京城像被洗過一般清新可人,有種綠箭口香糖的味道。
領帶男慢悠悠地抽完一支煙,等吐完最后一口煙云,他轉過頭對我說:“小兄弟,被你猜中了,我的確是去見一個女人,但是她現在算不算是我的女朋友,我也不知道?!?br/>我聽他說話奇怪,好奇心更盛,問道:“您這話挺矛盾的,是不是女朋友您自己怎么會不知道呢?”
 
領帶男苦澀地笑道:“這事說來話長,反正以后咱們也難見面,不怕你笑話,就說給你聽聽吧?!?/p>

“十年前,我好不容易從農村考進了大學,可能是因為出身的關系,我讀書一直很努力,就連進入大學之后也不敢懈怠。你也知道大學里面認真讀書的人并不多,只要稍微用點功,每個學期的獎學金是沒有問題的。但這對于我來說遠遠不夠,我還有學費和生活費的壓力。所以我把目標放的更長遠。學校每年會有優秀大學生的評比,因為這個獎項獎金豐厚,再加上每個年級只有一個名額,因此競爭也格外激烈。我當時就想只要拿到這個獎,每年的學費、生活費也不用發愁了。我本身成績就好,平時表現也挺突出,家境也貧寒,別笑話,家境貧寒在學校的各種獎項評比中是加分的,拿這個獎應該是十拿九穩的吧。說實話,當時我確實是信心滿滿的??擅幌氳?,第一年就栽了跟頭?!?/p>

汽車碾過一處洼地,濺起一灘積水。
“這個獎被你今晚要見的女主角拿到了?”我一邊掌控著路況,一邊說出了自己的猜測。

“是的。當年拿到優秀大學生的確實是她,而且她一拿就是四年。但這對我已經沒有影響了,在大二一開學,我們就走到一起……當時她說想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我也很驚訝。因為在這之前我們沒有過交集,甚至沒有說過一句話,我從沒想過在大學會談一場戀愛。我原本以為我們倆在一起會引起轟動,結果我高估了自己。不僅沒有轟動,反倒在外人看來,我們在一起好像是再正常不過。原因可能是我們都是學霸,而且窮得也很門當戶對,我們理應在一起。但只有我和她知道,我們能走到一起的只是因為——1+1<2?!?br/>“1+1<2?”
“兩個人在一起的消費成本是小于兩個個體之和的?!?br/>領帶男又抽出一支煙,這次沒有點上,而是放在鼻下吸著可卡因的味道,過了一會重新塞進煙盒里。

“這么說,你們倆之間是沒有感情的,就為了省錢才在一起的?”我不禁詫異地問。
領帶男尷尬地笑了笑,然后松了松領帶:“也許最開始的打算是這樣的吧,但是三年下來,誰又能擔保不動真感情呢?”

“那誰先動感情?”
“是我吧?!繃齏幸渙熾扳?,“大四那年,雖然有幾所大學給了我保研的機會,但是我知道我沒錢和時間去讀,所以就放棄了。當我問她的打算,她說她在權衡哪所大學的研究生更好?我心想也好,她本來讀書就比我好,繼續深造前途更大,到時候我工作賺錢供她,她也能安心讀書??晌一耙凰悼?,她卻冷冷地來了一句——我們分手吧?!?br/>“畢業說分手!女人有時候比男人干脆多了?!蔽蟻氳攪飼芭?,冷笑道,“你們就這樣分了,之后呢?”

“我也是個驕傲的人。說分手就分手吧,當初在一起也不過是為了省錢,現在畢業了也沒必要再綁在一起。其實心如刀絞,幾個月都沒緩過來,我才知道我是動了真情。原來我理所當然把她當著我未來規劃的一部分,結果不過是癡心妄想?!?br/>領帶男雙手摸拭眼眶,我余光所及應該有淚水飄過,空氣飄散有淡淡的咸味。

“那她就去讀了研究生嗎?”我問。
“沒有?!?br/>“沒有?”
領帶男對著鏡子整了整儀容,漫不經心地說:“她一畢業就嫁給了一個富商,做了全職主婦?!?br/>“真是個悲傷的故事?!蔽腋懈諾?。
“悲傷嗎?我看不見的吧。你沒發現我現在又去見她了嗎?而且是在凌晨兩點?!繃齏興底龐種匭孿島昧肆齏?,嘴角卻掛上了狡黠的笑,“前幾天她打電話,她說她丈夫三個月前去世了,問我有沒有時間,想約我見一面?我好不猶豫就答應了,能和老情人見面總是讓人興奮的?!?br/>一瞬之間,領帶男像是換了另外一副面孔,身上散發出戾氣。而且我察覺到他無名指上的婚戒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他偷偷摘下。

說話間,汽車已經到達了目的地——涅槃酒吧。
涅槃酒吧頂上的霓虹燈招牌閃爍著,活像只涂滿口紅的大嘴妖怪,不斷有男男女女醉醺醺的從它肥碩的肚子里進進出出。

“時間剛剛好?!繃齏懈讀順搗?,看著手表半開玩笑地對我說,“謝謝你,小兄弟,再見啦,希望不要把我的糗事對你們那些出租車兄弟講喔?!?br/>我咧著嘴,笑了笑。有話要說,卻沒有說出口。

領帶男拉開車門跳下車,迅速地鉆進妖精的大肚子里??醋帕齏邢У謀秤?,我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,好像少了點什么?當我正準備發車,卻看見兩大束艷紅的郁金香正安靜地躺在后車座上。

此時凌晨兩點的鐘聲響起,我只好停好車,抄起兩束郁金香尾隨著領帶男沖進了涅槃酒吧。

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  | 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 |  華訊傳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 |  中國出版  |  中國全民閱讀媒體聯盟  |  媽媽導讀師  |  版權聲明